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 | 主管单位 | 用户登录 | 注册会员 | 在线留言

公告:

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各地工作站动态 各地工作站动态

高三尖子生照顾瘫痪父14年 同学称是心中女神

发布时间:2014-06-06


      5月31日,距高考还有7天。梁平县红旗中学,高三年级正在进行最后一次模拟考试,坐在3班教室第四排的一位女生正快速地在试卷上移动笔尖……

  此时,在操场边的一栋宿舍楼“124”寝室里,一名中年男人裹着被子躺在一张单人床上,正等着这位女生回来给他喂饭、翻身……

  女生名叫王亮,今年19岁;中年男人叫王任明,是她的父亲,今年59岁,已瘫痪在床14年了,在这里“陪”女儿上学已近3年……

  王亮和其他同学不一样,从小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:哥哥溺亡,母亲、姐姐出走,父亲瘫痪在床。4岁半,她开始用一双稚嫩的小手照顾无力翻身、无法坐起的父亲,至今已14年……

  从模拟考试成绩看,王亮能够考上二本。高考临近了,坚持着读书理想的王亮却在发愁:“上大学和照顾爸爸,我都不想丢。”

  推门而入,这是一间六七平方米的房间,进门右侧是两张单人床,用一块布帘隔着,中间还挂着的一个钟;左侧的桌子上放着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;阳台上整齐地摆放着锅碗瓢盆。

  在一张单人床上躺着的王任明,看见来人了,抬起下巴咧开嘴笑了起来,笑容在略显阴暗的房间里格外耀眼。

  他瘫痪14年,胸部以下部位都失去了知觉,无力翻身、无法坐起,只有左手的拇指、食指两根指头可以活动。

  5月30日、31日和6月1日连续三天,商报记者走进了这个“家”,为了不打扰王亮复习,记者进行了静静地观察采访。

她的一天

  除了学习,她都在围着瘫痪父亲转

  5:50

  天还蒙蒙亮,王亮在闹钟声响起后翻身起床。

  她从水桶里舀了一瓢冷水倒进盆里,胡乱抹了一把脸,再刷了刷牙后,又换上一盆干净水,拎起暖水壶往里掺了些热水,将毛巾浸湿、扭干后来到父亲床前。眼睛、鼻子,再到脖子、手臂,她慢慢地为父亲擦洗。

  此刻,59岁的王任明像一个没睡醒的婴儿半闭着眼,女儿为他擦洗完后,他又慢慢睡去。王亮则像一位细心的母亲,温柔而慈祥。

  6:20

  终于给父亲洗漱完毕,王亮到阳台拿上两个盘子和碗,准备去食堂买早饭。食堂隔寝室有一段路,她奔跑着来回。买的包子馒头留在父亲床边伸手可及的小桌上,父亲睡醒后可以自己拿着吃。跟往常一样,她没有叫醒父亲,把电视机打开,轻轻带上门离开了。

  6:40

  王亮已坐在教室里上早自习。班主任沈兰说,高考临近,为了多挤一点时间学习,虽然每天早上7点20分早自习,但王亮都会提前来到教室温习功课。

  画外音:其实,王亮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多年来的经验积累,包子馒头和水杯放的位置刚好是父亲最方便拿到的,杯子里吸管插的深度是父亲半天的饮水量,电视机调节的音量也不会吵着父亲睡觉,但醒来后也能听得到的。

  7:30

  王亮在教室上课,王任明醒来后,伸手拿起小桌上的早点吃了,看着女儿提前为他打开的电视,他时不时地半睡半醒。

  但只要听到校园里传来的铃声,他眼睛一下子就会睁开,一边念叨着:“亮亮第一节课下课了。”“亮亮第三节课下了。”“亮亮要放学了……”

  12:20

  上午的课程结束,王亮一下课便冲进食堂打了饭菜,然后一路小跑端回宿舍。进屋时,饭菜还冒着热气。她坐到床边,将饭菜一口一口喂到父亲嘴里。“慢慢吃,多嚼几下再吞。”

  父亲吃完了,王亮才将剩下的饭菜刨个精光,然后迅速麻利地收拾好碗筷。笤帚就放在门后,王亮简单打扫一下室内卫生后,便开始伏案做功课。

  14:30

  王亮抓紧在午休时间做完功课,回到了教室上课。父亲静静地躺在床上,继续听着时钟“滴答、滴答”……

  画外音:14年不能动弹,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?又是靠着怎样的力量支撑?看着这位躺在床上的父亲,3年来,每天就是这样听着铃声和时钟滴答、滴答走过一分一秒,等着女儿回来,我们似乎有了答案。

  18:00

  王亮匆匆从食堂打了饭菜赶回房间,将饭菜放进冰箱,再给父亲的杯子里掺点开水,又赶回教室准备晚自习。因为下午课后只有30分钟加餐时间,她根本来不及给父亲喂饭,父女俩都得饿着肚子等着上完晚自习后再一起吃。

  22:30

  晚自习结束,王亮收拾好课本飞快跑出教室,很快消失在夜幕的操场里。记者一路小跑尽量跟上她的脚步,大家都知道爸爸还没有吃饭。微波炉里散发出饭菜的香气,一会儿,父亲就大口大口地吃着女儿送到嘴边的食物。最后剩下了小半份饭菜,王亮两口就刨个精光。

  23:00

  吃完饭,王亮将父亲尿袋清理倒掉,然后拿出刮胡刀。自从爸爸瘫痪,刮胡子、剃头发都是王亮自己一个人操作。刮完胡子,她开始给父亲洗澡。

  “再晚都要洗,不然要长褥疮。”王亮边说边把一叠塑料纸先垫在床上,然后用香皂蘸上水,一点一点地抹,最后用半干的帕子擦洗干净。

  “夏天,亮亮每天都要用药皂帮我擦洗2次,冬天最冷的时候,也会一个星期擦一次。”王任明伸出两根可以略微活动的手指,比划着告诉记者,5岁时,女儿就学着给他洗澡,但个头太小翻不动身,洗一次要花一两个小时。

  00:00

  王亮简单洗漱后,终于爬上了自己的小床。伴着父亲时断时续的鼾声,她拿起了床头的复习资料……

  画外音:上课的每一天,王亮都这样穿梭于寝室、食堂、教室,看似简单却令人心酸的“流水程序”延续了三年。而给父亲洗澡整整延续了14年,在她的精心照顾下,父亲的身上从没有长过一点褥疮。

她的14年

  4岁半照顾瘫痪父亲,7岁撑起一个家

  王亮的老家在梁平县碧山镇川主村,在她1岁半时,5岁的哥哥意外溺水身亡后,母亲因此精神失常。不久,母亲带着3岁多的大女儿外出,她回来了,女儿却走丢了。

  祸不单行。1999年11月的一天,父亲王任明爬树修枝时,摔断颈椎。拿着借来的1000元到医院治疗,没几天就花光了,他只好回家躺着,胸部以下渐渐失去知觉,手脚也失去了功能。

  当时,王亮只有4岁。3个月后,母亲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回来。王亮的奶奶早已过世,此时,只有70岁的爷爷教4岁多的王亮,给父亲换衣服、擦拭身子和接大小便。

  在她7岁读一年级那年,爷爷又突患脑溢血离开人世。从此,王亮一人承担起所有照料父亲的担子。在邻居的帮助下,她学会了种菜、砍柴、挑水,到河边洗衣服……一个家庭所有的家务。

  村小离家有三四公里远,每天6点过,王亮就起床生火烧水,淘米做饭,帮父亲洗脸漱口、喂饭,自己胡乱刨上几口饭便匆匆赶往学校。

  每天上学前,她还准备了一个盖子戳了小孔的饮水瓶,放在父亲床头,并将洗干净的小便壶放在床前。中午放学,她飞快跑回家,将早上做好的饭煮热,父亲一勺、自己一勺地吃着,午饭后收拾好碗筷,她再跑回学校上课。

  13岁,王亮该念初中了,镇初中离家近10公里路程,要上早晚自习,她只能在校住读。

  “那3年,我数着日子等着亮亮回家,那是支撑我活下来的唯一信念。”王任明说,每周星期天下午,女儿把他一周要吃的方便面、饼干、开水等准备好放在床头,委托好邻居后才赶到学校。

  “每个周末回家,她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搓澡。”王任明说,自己动不了,女儿就先用一张塑料薄膜垫在床上,用毛巾擦洗了一侧身体后,再翻身擦另一侧。由于吃的都是干粮,没有运动,他拉不出大便,女儿只能用手去掏出来。然后,将换下的衣服洗干净,忙完了就赶着做饭喂饭,最后才做作业,要忙到凌晨一两点钟。

  王任明脑子中记了一笔账,那几年,父女俩凭着亲戚资助和政府补助,以及女儿种的一些农作物过活,“好在从小学到初中的费用,学校都是全免了的。”

  2011年,王亮以627分的高分被梁平红旗中学实验班录取。然而,拿着录取通知书,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一是根本没钱读书,二是到县城上学,没人照顾父亲。

  红旗中学校负责人说,梁平县关工委、碧山镇党委政府及社会各界得知王亮的遭遇后,纷纷伸出援手。县里研究决定将父女俩的户口迁到县城;县民政局为他们办理了城市低保和基本医疗保险;县计生协每年为王亮解决3000元的特困补助;学校免除了在校期间学费、生活费等,并在校内为父女俩免费安排住所,以便王亮课余照顾父亲。

  靠着这些爱心捐助,父女俩即将顺利的走过了高中三年。

  她的憧憬

  上大学照顾爸爸 两样都不放弃

  为了不打扰王亮的高考,整个采访,记者只是静静地在一旁关注这一对父女的生活。默默跟随在她的身后,不会主动说话和提问。直到6月1日晚,王亮忙完了一天的事,捧着书一直看到快凌晨1点时,她掀开帘子看了一下已经熟睡的父亲,突然对记者说:“我心里有事,睡不着。”

  “如果我考上了大学,爸爸咋办?”王亮向记者抛出自己的困惑后,又打听了重庆城里租房子的价格、物价、生活水平等等。

  “上大学和照顾爸爸我都不想丢。”她说,自己打算报考重庆本地的大学,这样才方便继续带着爸爸一起上学。但对于从来没有走出过梁平县的她来说,外面的世界让她感到有些迷茫。

  而她还有一个更大的愿望,就是带爸爸去一次大医院检查。王亮说,由于家庭贫困,14年来,爸爸没有到医院接受过正规治疗。“只有在我无数次的梦境里,爸爸又重新站了起来。”

  这个夜晚,王亮失眠了……

  画外音:3天来,这是记者第一次看到王亮流露出忧虑,这个从4岁就开始学会独立面对生活的女孩,已经有了超乎同龄人的坚强和成稳,或许只有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夜晚,她才会悄悄翻出内心的脆弱和无助。

  声音

  老师:她的“成绩”超越了分数

  班主任沈兰说,王亮的成绩属中上等,从目前的模拟考试情况看,能够上二本。“这样的成绩,对于她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  沈老师说,学校既是让孩子学习知识的地方,也是教育孩子成长的地方,王亮用自己的行为,诠释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成长。高考,考的不仅是大学,考的也是责任和担当。王亮高中三年的“成绩”,已经远远超出了她试卷上的分数。

  同学:她在我们心里是女神

  “看见她困得睡着了,其实我都不忍心叫醒她。”王亮的同桌说,每天早起晚睡的王亮,有时上课会忍不住困意,所以两人约定,只要她一打瞌睡,就必须立即叫醒她。

  “她在我们心里是女神。”班里的另一名同学说,尽管有繁重的家务和学习,王亮总是乐观积极,她的坚强和努力让人佩服。

记者手记

  两个人的高考

  考出责任和担当

  4岁半,开始照顾瘫痪的父亲,学会撑起一个家。我们一行两名记者在采访时,忍不住无数次面面相觑。我们反复地询问当事人以及向知情人士核实:“这是真的吗?这怎么可能?”

  但是,这确实是真的,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记者,我们被这些超出常人想象的事实惊呆了、也无数次悄悄流泪。

  4岁半,多少孩子还在妈妈的怀里撒娇,而王亮的小手已经变得粗糙开裂;4岁、5岁、6岁发生的事情父女俩都记忆犹新,没有刻意铭记,只是生活的艰辛已经深深在他们的心灵烙下烙印;19岁带着父亲一起冲刺高考,没有豪言壮语,没有一丝委屈,因为那是理所当然的责任!

  在与父女相处的3天里,我们总想做点什么,或者说一些安慰、祝福的话语。但是,面对父女俩的相互温暖、相互支撑、不离不弃14年形成的默契和幸福氛围,我们又觉得做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  整个采访中,我们没有听到一句埋怨,也没有像那些悲情故事一样的声泪俱下。父亲谈话间总是露出微笑,乐观,开朗,俨然不像一个在床上躺了14年的重患病人。他说,女儿延续了他的生命,看着她高考、上大学、有出息,是他活下去的信念。校园里的王亮,活泼、爱笑,她就是一个有着美丽梦想、阳光的高三女孩。她说,父亲给了她生命,带着他在身边,让他好好活下去就是她的责任和动力。

  采访归来的路上,我们一直沉默。但是,感动、感慨、尊敬浓浓地弥漫在心中。如果我是王亮,该如何面对?最终,我们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。但是我们知道了,应该如何对待每一天。

  14年,父女俩凭着这份信念和动力走过了风风雨雨,已经完全融为一体,彼此缺一不可,他们合体为彼此冲刺,加油、努力!

  犹如其老师总结的:高考,考的不仅是成绩,也是责任和担当。如果人生是一个大课堂,王亮学会了责任、感恩和担当。如果要给人生设置一场高考,这个19岁女孩,已经用14年的时间,给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。(记者 叶惠娟 郑三波)





上一篇:科学家提出向遥远行星发送人类DNA“播种生命”

下一篇:数据显示四分之三受访者认为高考英语需要改革
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所属单位 | 研究队伍 | 联系我们| 技术支持:创想网络 |

办公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东马路99号经开万佳商务中心E座四楼

办公室电话:010-52805397转800 010-57250506 E-mail:kxg@ncfz.org

中华少年英才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WWW.CNLAD.NET   京ICP 备05047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