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 | 主管单位 | 用户登录 | 注册会员 | 在线留言

公告:

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园丁风采 > 园丁风采园丁风采

教坛保尔:用半弯病躯承载山里娃的明天与希望

发布时间:2015-01-12

 “人是为了克服困难而生的……只有坚强地活下去,为孩子们献出全部的爱和整个生命,才是我唯一的选择和人生的归宿。”——摘自樊芳朝日记

每节课都有学生扶樊芳朝上下楼梯。白文科 摄


樊芳朝每天强忍着病痛在上课。本报记者 冲碑忠 摄


在平凡中践行崇高师德,他的精神震撼人心

  樊芳朝有一双儿女,14岁的女儿上八年级,8岁的儿子上小学三年级。10多年来,由于生活拮据,全家从没拍过一张“全家福”,这一直是妻子舒忠娥的一个遗憾。

  记者镜头下的一家四口看起来很幸福:小儿子快乐地依偎在樊芳朝的怀里,女儿也懂事地挽起了爸爸的臂膀,一旁的妻子终于舒展了生活重压下的眉头,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喜悦。

  结婚18年,舒忠娥一直围绕丈夫演绎着“整点故事”。每天早上6点,她就要起床帮丈夫按摩关节、穿衣洗脸,背起干粮,拉人力车送丈夫上学;中午12点,她做好午饭送到学校喂他吃饭;下午5点,推车接丈夫回家……“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每天重复着这几个时间点,在他面前我挺‘硬汉子’,但是背后我常偷偷自己哭!”舒忠娥说,“十几年了,每天穿衣喂饭,他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!”

  手脚流血不停,常常是妻子刚刚洗净换上的衣服,上了一天课就被樊芳朝“比划”得血迹斑斑。“我从没责备过他,我知道他不是有意的。他是老师,我多洗几回,要让他活得体面。”舒忠娥哽咽了,强忍泪水说。

  樊芳朝病倒后,家里的重担全压在瘦弱的舒忠娥身上。全家1.3亩地,春耕时投不上本,地里只能种洋芋和大豆。每天送丈夫上班后,她就去别人家地里打零工,锄草、洒农药。每天中午她都要回家做饭,别人都是60元的工钱,她只能拿到50元。

  如今,两个孩子渐渐长大,女儿已经可以在周末帮舒忠娥下地干活。“同学们都说我爸爸的课上得好,说他幽默,坚强乐观,每次扶着人力车回家,都有很多同学帮我。”儿子圆圆的脸蛋上始终挂着笑容,像樊芳朝一样乐观。

  得知记者来采访樊芳朝,不少村民主动找到记者,倾诉他们对樊老师的感激。

  48岁的村民包想娃就住在学校附近,他说自己10多年来眼看着樊老师每天拖着病躯,风里来、雨里去地按时上课,“太不容易了!他的艰辛和对学生的好,乡亲们都看在眼里,把娃娃交给樊老师教,大伙儿放心!”

  村民杨金学说:“看着樊老师一瘸一拐上班下班十几年,乡亲们都心疼他!大伙儿劝他到北京、上海的大医院去治病,他常说没时间。他从不落下学生的一节课,他的心里只有学生。樊老师教过我的儿子,现在两个孙子又是樊老师的学生。樊老师的课教得好得很,俺们村的百姓都感激他!”

  网友“独行者077”在得知樊芳朝的事迹后,在网上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:“他就像一根蜡烛,燃烧了自己点亮了别人。在艰难的生活面前他没有低下头颅,而是以乐观的心态去面对,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。”

  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的主人公保尔·柯察金曾这样说过,“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,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,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,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应碌碌无为而羞愧”。樊芳朝,就像保尔一样,是一个永远的人生强者,一个真正的人民教师。

   佝偻干瘦的身板,双腿微微颤抖,两只脚不停挪动着;凌乱的头发、厚厚的眼镜片,灰色西装上淡淡的血痕……“站”在记者眼前这个饱受了20多年病痛折磨的人叫樊芳朝,是甘肃省岷县梅川镇茶固村小学教师。

  26年教龄,19次受到省市表彰奖励,樊芳朝,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,用超越常人的毅力与病魔搏斗着。靠一根竹棍的支撑,他坚强地“站”立在三尺讲台上,26年如一日地燃烧自己的生命,用半弯的病躯承载着山里娃的明天与希望。他被称为“陇原最美教师”、“教坛保尔”。

与病魔搏斗,他的坚强给人力量

  一次偶然的淋雨,让樊芳朝20年“挺不起腰杆”。

  那是1992年5月的一天。下午放学后,樊芳朝冒雨赶回家收拾院子里晾晒的中药材。可能是在雨中受了风寒,此后几天他浑身关节疼痛,特别是腰椎骨,疼得更是厉害。不到一个月,他的腰椎骨和髋关节就完全不能活动了,身上其他关节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僵硬和变形。

  “到了1992年秋天,没有任何征兆,不到半年时间,手脚上的指甲全部脱落,指尖软组织也开始溃烂、流脓。疼痛让我彻夜不眠,我成了一个连穿衣、吃饭、走路都不能自理的‘废人’,每天上学、放学都要家人和同事接送,就像一场噩梦!”泪水漫过樊芳朝厚厚的眼镜片,这个45岁的男人,摸索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团血糊糊的卫生纸,抖抖索索地擦拭着脸颊。多年来,总有这样一团纸伴随着他,十个手指头不停地滴着血,他需要不断擦拭。

  病初的一段时间,大伙儿都劝樊芳朝赶紧请假治病。可是,当时他正带着初中毕业班,孩子们面临中考。樊芳朝谢绝了大家的好意,白天强忍着痛上课、批改作业,到了晚上,才请村医到家里输液消炎止痛。

  对于樊芳朝来说,最痛苦的是在黑板上写字。指缝夹着粉笔,写不了几个字,粉笔就被血渍透,字迹也显得模模糊糊。粉笔灰钻进溃烂的伤口,疼得他浑身发抖。

  手指还可以简单防护,脚趾就只能在鞋子里“和血泥”了。樊芳朝脚上的布鞋湿漉漉的,每一次挪动双脚,网格的气孔里就嗞嗞地泛着血丝。“我的十个脚趾头已经溃烂脱落掉一半多了,不只是走路,就是站着也是咬着牙硬忍的。”

  后来,樊芳朝到北京、上海、陕西等地求医,专家告诉他,患的是“强直性脊柱炎”,又被称为“不死的癌症”。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,樊芳朝说:“就像是一场噩梦,我做了20多年,还醒不了。”

  由于长期吃药,樊芳朝的胃已经吃坏了,每顿饭只能吃正常人的四分之一。从1999年开始,樊芳朝的脊柱就变形了,双侧髋关节坏死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

  然而,在樊芳朝的心里,他的教书梦从未改变。1987年从中师毕业后,樊芳朝就回到家乡当了一名中学教师。“只有上课的时候,我才能忘记身上的病。如果不能教书,我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还能怎么过。”樊芳朝这样告诉记者。

扎根三尺讲台,他的坚守感动大山

  2008年,樊芳朝从梅川镇中学调到离家只有一公里的茶固村小学,身患恶疾的樊芳朝除了外出看病,从未中断过教学工作。

  身体好的时候,他自己骑电动车上班,病重时,每天妻子用架子车把他拉到学校,放学再拉他回家。“看着她拉得那么吃力,我常悄悄地抹眼泪。有时我也会强忍疼痛自己偷偷地‘走’回去,靠墙跪着爬,从校门口到公路边,不到200米的泥路,我要用三四个小时才能‘走’过去。”樊芳朝说。

  为了方便照顾樊芳朝,学校特意安排同村的吕春明老师与他一起办公。吕春明告诉记者:“在学校里,我从没见过樊老师长吁短叹或者跟别人说过自己的病痛,我们都看在眼里,只能在他落座时扶他一把,或在校门口把他抬上电动车,一路陪着他回家。”

  樊芳朝喜欢唱秦腔,“病痛难忍的时候,吼几嗓子秦腔,给自己打打气!也好笑着面对学生”。

  讲台上的樊芳朝,脸上一直挂着微笑。他用指缝熟练地夹起粉笔,在黑板上列出好几个算式,让学生快速运算,检查上节课的学习成果。孩子们都踊跃地把自己算题的过程和结果拿给樊芳朝看。樊芳朝则快速地挪动着位置,一边看一边说:“做得好,你真棒!”孩子们在兴奋和喜悦中享受着学习的快乐,樊芳朝也沉浸在自己的乐园,暂时忘却了伤痛。

  樊芳朝在黑板上给学生解析运算过程,粉笔灰簌簌地落在他的伤口上,他走动时,几乎能听到鞋子里嗤嗤的响声。但是,他幽默的语言却能不时激起学生们的欢笑;他赞许的目光时时鼓励学生们提出不同的解题思路;有时他还故意改变题意,跟孩子们一起玩数学游戏。

  然而,很少有人知道,每走一步都会给樊芳朝带来钻心的疼痛。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痛苦表情,让学生们心疼。学生们给他搬来椅子,可他从不坐下讲课。多少个寒来暑往,他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,始终“站”在三尺讲台上。多年来,究竟有多少次被学生抬进教室上课,又被学生流泪“请”下讲台,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。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:

  在很多人看来,像樊芳朝这种情况,能够坚持到学校给学生上课已经是难能可贵,但是,樊芳朝不仅要给学生上课,而且还要努力做一名好老师。于是,自制教具、自修课程、钻研教改……多年来,樊芳朝自购了上百本辅导资料,撰写的10余篇教研论文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。他所教的班级,几乎每次全乡统考都是第一名。

  “樊老师的教研实践,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,他所带班的成绩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,他的教学理念往往都是教研的前沿。”茶固村小学校长樊平说。

学生永远在心上,他的爱心令人温暖

  在茶固小学的校园,牡丹花吐露出迷人的芬芳,八瓣梅也扬起了灿烂的笑脸。

  一大早,学生李小军和张春梅就已等候在樊芳朝的宿舍门口。这一节是五年级的数学课,俩人是特意来扶樊老师上楼的。10多年来,无论刮风下雨,每天孩子们都自愿轮流扶樊芳朝上下教学楼。

  孩子们喜欢上樊老师的课,也喜欢跟樊老师交朋友。有心事,要找樊老师倾诉;樊芳朝一句简单的夸奖,常常会让他们兴奋好几天。“樊老师从不骂我们,他的耐心讲解就是对我们贪玩的严厉责备,同学们都很尊敬他。”四年级(2)班学生王晓东的话道出了同学们共同的心声。

  岷县是劳务输出大县,每年近三分之一的农村人口外出务工,村里的留守儿童越来越多。三年级(1)班学生小梁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长期跟奶奶一起生活的她缺少父母的管护。去年10月,小梁瞒着家人跟随村里青年远赴新疆打工。樊芳朝得知后十分着急,每天给小梁打电话,叮嘱她注意安全,赶快返回学校。“樊老师是个好人,如果不回来我就太对不住樊老师了!”小梁现在是班上的“尖子生”,“樊老师改变了我的人生”。

  岷县也是出了名的国贫县,当地群众教育意识相对淡薄。一到假期,樊芳朝就对有辍学倾向的学生挨家挨户走访动员。目前在兰州理工大学就读的马晓辉,逢年过节都要打电话问候樊老师。晓辉家里四口人,母亲常年瘫痪在床,他的父亲外出打工途中车祸身亡,那年他妹妹刚满四岁,11岁的马晓辉只得辍学照顾全家。樊芳朝得知后,带着妻子到晓辉家,鼓励他继续学业,他的妻子也主动照顾起了小辉的母亲。多年来,晓辉从初中生、高中生到大学生,樊老师对他的鼓励从未间断。晓辉有什么事也愿意跟樊老师交流,征询他的意见。

  对于樊芳朝来说,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接到已经毕业学生的信件或者电话。“教书是我这辈子最钟爱的工作,我爱学生,根本就离不开他们!”樊芳朝的办公桌抽屉里收藏着好几份学生的来信,写信的主人有些早已走上了工作岗位。现在深圳地铁公司工作的刘晓芬在信中说:“樊老师,您的病好些了吗?是您让我们懂得了什么叫坚强,您常教育我们要珍惜生活,您也要照顾好自己,祈愿您早日康复!”

  樊芳朝说,他很少顾家,学生才是他的全部,“看着孩子们快乐地蹦上跳下,我觉得自己的付出就值了”。他的同事们也说:“学校离不开樊老师,离开学校老樊也放心不下学生。他爱讲台、爱学生,他就是为天使修补翅膀的人!”










上一篇:患癌教师为不误课术后一周提前出院

下一篇:期末试题就这么“任性”同学们,你挡得住吗
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所属单位 | 研究队伍 | 联系我们| 技术支持:创想网络 |

办公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东马路99号经开万佳商务中心E座四楼

办公室电话:010-52805397转800 010-57250506 E-mail:kxg@ncfz.org

中华少年英才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WWW.CNLAD.NET   京ICP 备05047001号